不要为妈妈打分数

发布日期: 2020-06-14 21:18:18 阅读量:587

V惠生活

不要为妈妈打分数

寻找价值与意义,是人一生重要的经历。被肯定和被需要的价值,即使为人母之后也不会消失。妈妈是子女的精神导师,这一点无庸置疑。然而这个世界重视的是外在的成就,从外貌到学术表现无一不评,妈妈们为此常感自己无足轻重。

世人总是落入一个窠臼,把「认同自己的价值」与「自己是否达到标準」混为一谈。妈妈们倘若沿着这个思路行事,势必以为自己可有可无,做得失败。一味追求自我实现,最后总会使人彼此疏离,如果妈妈所追求的是达到世人的标準,就更孤独空虚了。

若能放下这样的想望,就可以不再这幺焦虑,并真正了解自己对家人而言是什幺样的人。

有一位妈妈分享自己不断努力符合家人的还有自己的期望,最后在焦虑之中看清目标而得到救赎的故事。

凯莉是一位美丽且成就卓越的女子,她在婚前是学医的,一心想成为受人注目且职涯成功的人。她从小就被教导要做到这两点,并且充分利用这些优势。她的父母是亚洲移民,必须长时间工作养家,所以凯莉竭尽所能,绝不错失任何翻身的机会。她在当妈妈之前,似乎没有遇到什幺克服不了的挑战,也从不允许自己放弃。在凯莉与丈夫共同决定之下,她暂停工作,专心照顾孩子,然而凯莉没料到有孩子之后,内心深处的不安全感只升不降。凯莉是个科学家,但是为人母的表现,却没有绝对精準的科学工具可以量度。她愈爱孩子,在面临为人母的诸多要求时,不确定感就愈深,甚至感到无助。她博览育儿书籍,每天在生活中运用各种育儿原则,后来才意识到自己为了达到好妈妈的标準太过紧张,但这种恐惧感,又使她更努力想成为「一百分妈妈」。虽然努力学习和把事情做好是好事,但是对于凯莉和许多妈妈来说,这些目标通常模糊不清,标準不一,反而可能使人觉得自己毫无价值,萌生罪恶感。

她即使再早起,稚龄的孩子总比她醒得更早;不论再怎幺使一切井井有条和守时,总是计画赶不上变化;不论多幺努力保持家中整洁,玩具总像变魔术似的散乱一地。她根本无法放轻鬆享受家庭生活的许多恩福,因为永远在担心自己于下一个要求浮现时,能否做到尽善尽美。她知道自己无法一直过度卖力。

凯莉明白自己是下意识的以外在的评估标準,来安慰自己在生活所有方面都表现良好,然而她的努力,结果只带给她恐惧。

为人母并不是妈妈藉以获得上帝慈爱与称许的事工,上帝只要求我们信赖祂会完成光凭我们个人努力所无法达成的事。

凯莉明白自己可以继续在家当个要求完美的士官长,或者可以给予孩子恩典。她在成长期间屡屡被要求达到高标準,因此不希望孩子和她遭受一样的折磨,也不要他们在达不到标準时心怀内疚。她当然更不希望他们认为只有达到这些目标,自己才值得人喜爱。

妈妈与事工

关于母职,我也曾怀抱过度的期望,因此有过一段漫长而辛苦的挣扎。我曾以世俗的评估做为生活大小表现的标準〈并非刻意立下,多是下意识的,事实证明这评量机制错得离谱〉,只为证明自己值得人爱,没有令我最亲近的人失望。

对我而言,不让我爱的人失望非常重要,虽然从表面上来看,这是一个对大家都好的愿望,但事实上,恐惧和罪恶感,与害怕失败的心理,互有密切的关係。

为人母不是一种表现,而是一种事工。唯有知道自己的事工并没有任何标準可以轻易评断,才能够清楚预见努力的方向。

妈妈不该成为批评自己最力的人,受到这个世界瞬变的价值观束缚,或是为了达成所爱之人的期望而变得绑手绑脚。我的问题在于,我所重视的事情往往只有短暂的价值。教育水準、工作成就、外表、社会地位和名气,都曾是我的评量表上的项目,但是耐人寻味的是,我日益严重的心理问题,在在凸显了我向来用以评估自己的标準,是禁不起时间考验的。真正禁得起时间考验的,是家人和朋友的爱。

在为人母这方面,我们必须对于知道自己是什幺样的人,感到安心,而非为了别人如何看待自己,饱受折磨。

可是无论是全职妈妈或是上班族妈妈,都必须处理世人想把世俗的衡量标準强加在我们身上的难题。一个朋友最近与我分享,她觉得自己「太胖了」,于是在一个幼儿班亲子活动里,费尽心力让自己被大家所接受。这个朋友很可爱迷人,可她却「不」这幺认为,还一直说自己「不够瘦」。

为人母不是参加比赛

二十一世纪的妈妈们本就在对孩子期望过高的文化中长大成人,也因此必须力抗将过高期望套在家人身上的诱惑。

我在成长的过程中,一直期望自己要有很高的学业成就、建立令人满意的事业、成为一名贤妻良母,同时教养出成就斐然的孩子;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我,绝对要亮眼才行。然而,若是按照这套标準,就必须扛起不负众望的重担。大部分人在诚实面对自己的时候都很清楚,自己根本无法达成所有世俗的成就。

事实就是,儘管怀有万丈雄心,加上万分努力,人们反而更不满足、更不开心。

我们可能採用各种方法评估自己和他人,也许是在心里默默列出一张成就清单,再一一勾选达到的成就,包括拥有功成名就的老公、美好的事业、成绩斐然的子女。

我们的标準很可能带有父母的色彩,但当妈妈不是参加竞赛,所以用不着为彼此打分数,也不应论断彼此。

为人母需要勇气

人们寻求评估,是为了自我感觉良好,却忽略了这些评估的标準,可能使人成为自己眼中的失败者。

摘自《我是好妈妈》

 不要为妈妈打分数

Photo 1:Mikel Seijas Alonso, CC Licensed.

Photo 2

相关文章